《寄生虫》:向世界证明了韩国电影的力量

  2月10日,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电影《寄生虫》获得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原最佳外语片)共四项含金量十足的大奖。这不仅创造了韩国电影征战奥斯卡的历史,也创造了第一部非英语片拿下最佳影片的奥斯卡历史。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奉俊昊动情说道:“写剧本总是一趟孤独的旅程。我们写作从不是为了代表国家,但这是韩国拿到的第一座奥斯卡”。凭借该片与奉俊昊共同获得最佳原创剧本的编剧韩进元则称:“美国有好莱坞,韩国有忠武路(韩国著名的电影街,有大量的影院和电影制作机构)。我希望能与忠武路的所有电影人和讲故事的人们分享这份荣耀。”

  《寄生虫》从获得2019年第72届戛纳电影金棕榈奖开始,不断刷新着韩国电影在国际上的获奖纪录:进入颁奖季后,据不完全统计,《寄生虫》共获近40个奖项,并一举拿下了编剧工会和剪辑工会两个大奖,无疑具有冲击奥斯卡奖项的巨大潜力。

  今年是奥斯卡罕见的佳片大年,仅提名最佳导演一项就包括了马丁·斯科塞斯《爱尔兰人》、托德·菲利普斯《小丑》、萨姆·门德斯《1917》、昆汀·塔伦蒂诺《好莱坞往事》和奉俊昊《寄生虫》五部老中青代表导演的最新力作。面对强大对手,《寄生虫》依然成为最大赢家。

  但在发表奥斯卡获奖感言时,奉俊昊不忘致敬了与自己共同入围的马丁·斯科塞斯和昆汀·塔伦蒂诺:“我上学的时候学的就是马丁的电影,能和他一起提名已经是荣幸了,根本没想到会获奖……当美国观众还不熟悉我的电影的时候,昆汀就总把我的电影放在他的清单里,谢谢他!”

  《寄生虫》是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片;是继2002年西班牙语片《对她说》之后首部拿下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非英语电影;也是继1956年《君子好逑》之后时隔64年第二次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戛纳金棕榈影片。面对如此殊荣,奉俊昊导演才会拿着奖杯开玩笑说自己要喝酒喝到天亮。

  《寄生虫》在收获奖项的同时也在票房上创造着纪录。自2019年10月美国电影院小范围放映后,迄今这部影片的上映影院数量已经过千,在美国收获票房3400万美元,在全球收获票房1.64亿美元,成为去年北美本土票房最高的外语片。

  奉俊昊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道:“我没想到过这部电影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我很高兴能够与全世界的观众一同分享这部电影”。而在凭借《寄生虫》拿下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时,奉俊昊更强调:“一旦你克服了一英寸高的字幕障碍,你将接触到更多的出色电影。”

  长期以来韩国电影一直被视为好莱坞类型片的学徒,并不被亚洲以外的观众所认可。但在《寄生虫》中,奉俊昊体现出了超出其以往作品的类型化特征,用国际性的议题让更多观众产生共鸣。奉俊昊在接受采访时开玩笑说:“我听到很多人这么说,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有关穷人富人和资本主义,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能从电影中找到共鸣的原因。当然这种说法没错,但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电影开头两个年轻人,拿着手机到处找WiFi,全世界的人不都这样吗?很多观众从开头就找到了共鸣。”

  在韩国国内,在奥斯卡创造佳绩的《寄生虫》更是被称为韩国电影的骄傲,更成为提振韩国电影国际影响力的旗帜,不断引发舆论热潮,不仅被韩国各大主流媒体争相报道,还承包了韩国热搜前三,奉俊昊导演被网友评价为韩国五大国宝之一。更有韩国某大社团负责人表示:“这是一个历史事件,说明韩国电影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并向世界展示了韩国人和韩国文化的力量”随后还表示,“希望韩国电影能够像韩国的美容产业、流行音乐、韩剧产业一样在国际上发扬光大”。

  在2019年韩国电影票房榜上,《寄生虫》仅次于喜剧电影《极限职业》,成为第二名,韩国本土突破1000万人次。该片还在第40届韩国电影青龙奖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美术。

  虽然通过《杀人回忆》《薄荷糖》等片,韩国电影早已被亚洲影迷所熟知,但直到2002年林权泽凭借《醉画仙》拿到的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韩国电影才真正受到国际电影节的瞩目。而奉俊昊导演则是在2013年执导《雪国列车》进入国际视野,2017年更是凭借执导《玉子》提名戛纳金棕榈奖。

  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在第一时间表示了对《寄生虫》的祝贺:“电影《寄生虫》以最韩国的故事打动全世界观众,其充满个性的演出及台词、脚本、剪辑、音乐、美术和演员们的演技都向世界证明了韩国电影的力量。《寄生虫》的奥斯卡四冠王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