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丘婚纱艰难重生

  20世纪80年代,一位名叫李连鹤的摄影师从国营照相馆退休,在苏州虎丘的茶花村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店。

  再往后,虎丘婚纱占据了中国婚纱市场半壁江山,涉及婚纱礼服、旗袍戏服、婚庆百货等品类。虎丘的婚纱加工量,一度占到全国总量的70%左右。

  2013年,兰亭集势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跨境电商第一股。某种程度上,正是虎丘的婚纱产业造就了这家公司。

  兰亭集势最先开发的婚纱品类,在国内外市场存在巨大价差。市场调研机构发现,2011年,美国的婚纱平均售价约为1166美元,而兰亭集势的婚纱的平均价格仅为209美元。

  就算这样,婚纱的毛利率仍然非常高,在美国卖200美元的婚纱,在国内仅卖200人民币。巨大的利润空间下,跨境电商的高运费显得无足轻重。

  不过,兰亭集势2019年一季度净亏损了1410万美元。尽管上市以来,这家公司从来没有盈利过,但不断扩大的亏损额还是令人心惊。服装和日用品占兰亭集势总营收的九成以上,两大核心业务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对经营业绩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这一切,也说明虎丘的婚纱产业到了一个转型期。由于婚纱产业转入门槛低,新进入的婚纱店铺,多以低价、仿制维系生产经营,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

  2018年5月,苏州在全市范围启动“331”火灾隐患大整治,集中清理生产、居住、仓储“三合一”的场所,虎丘婚纱一条街所在的茶花村也不例外。这个村子占地0.43平方公里,却住了2万人左右(高峰期有3万人),有各类婚纱加工作坊1400家左右。

  婚纱一条街的作坊式生产,即一楼销售,二楼生产,三楼生活,在监管部门看来,存在重大安全问题。

  这轮整治中,除销售门店以外,婚纱加工点和工人宿舍区都已全部搬离。虎丘婚纱一条街大部分从业人员是安徽人,又以六安人居多。门店关门停业,老板们有的回六安,有的去合肥,安徽当地的专业婚纱市场纷纷抢人,邀请老乡们回乡创业。

  苏州当地管理部门认为,大整治只是针对消防隐患,并非只针对婚纱产业,也不会影响虎丘婚纱品牌的延续,最好的证明就是“虎丘婚纱城”。

  “虎丘婚纱城”总投资27亿,2015年开始营业。作为虎丘综改核心项目之一,这个以婚纱为主题的现代化商业综合体被人们寄予厚望,如“规范婚纱市场经营秩序,完善婚纱产业链,培育优质企业,做大做强虎丘婚纱品牌”。

  不过,相当一部分小作坊的老板觉得,他们不可能入驻婚纱城,因为租金太贵。虎丘婚纱一条街靠外来人发展起来,最大的优势是较低的房租与劳动力成本。“虎丘婚纱城”走的则是“高大上”路线,希望打造一个平台,聚集最好的婚纱品牌及产品,甚至接入化妆、造型、影像等产业。

  但乱糟糟的婚纱一条街,恰恰是市场活力的表现。统一规划的“虎丘婚纱城”,能否充满市场活力,还需要打一个问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