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app

铁道兵,我的最爱
 —致敬铁道兵老战友
来源:成都有轨电车项目部  作者:房茂义  时间:2020-06-22  点击量:   
【字体:


今天,我们脱下军装整整36载,
时间,也跨进了21世纪20年代,
有幸带领我们铁道兵的新一代,
来到四川乐山铁道兵博物馆,
对你们感天动地的故事,
进行瞻仰和缅怀。

虽然我也是满头银丝两鬓斑白,
但在你们老兵面前我仍是新兵一个徒弟一枚,
虽然我也是老态尽显青春不再,
但只要听到铁道兵的名字,
我就精神抖搂特别豪迈。

想当年,我们虽然身披军装,
却不能像空军驾银鹰云朵里飞,
像海军驱战舰浪花上开,
更不能像第二炮兵,
嗖嗖嗖地把飞弹甩向云天外。

唯独我们铁道兵——常年累月钻山沟,
天南地北扎营寨,
风枪大锤当武器,
          披荆历险把路开。          

铁道兵,一个伟大的称呼,
你是飘扬的旗帜,
看到你娇美的容颜,
我们就心潮澎湃。

铁道兵,一个光荣的名字,
你是出征的号角,
听到你激越的声音,
我们就豪情满怀。

我的脚步与你同行,
我的生命与你同在。
风里雨里,我追寻你的脚步,
火中血中,我綻放你的风采。

你是战争年代的英勇之师,
在炮火硝烟中大步走来,
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
威名远播、声震中外。

你是和平时期的军中劲旅,
在祖国铁路建设的钢铁阵列中始终站头排,
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
志在四方、征战四海。

鹰厦线是你为共和国修建的第一条铁路,
十万大军战天斗地、移山填海;
成昆线是你为共和国创造的惊世杰作,
英雄的群像屹立在联合国的大舞台。

浩浩戈壁大漠,
你为边疆各族兄弟铺上通往幸福的轨排;
莽莽非洲荒原,
你连接起了中坦赞人民传统友谊的彩带。

从南疆到北国,
从国内到域外,
千难万险无所惧,
千山万水脚下踩。

一身行装,云游四海,
一顶帐篷,天铺地盖,
一杆红旗,舞遍山河,
一曲战歌,响彻天籁。

逢山凿路,遇水架桥,
铁道兵前无险阻;
风餐露宿,沐雨栉风,
铁道兵后无人再。

走小路,修大路,
没有小路的艰险,哪有大路的畅快?
舍小家,为大家,
没有小家的忧怨,哪有大家的舒怀?

巍巍高桥,支撑起我们的筋骨,
深深长隧,敞开着我们的胸怀。
铁龙飞舞,舒展着我们的丰姿,
钢甲呼啸,吞吐着我们的气概。

隧道大塌方,为救战友我们冒着危险往里冲,
围挡大决口,我们舍出生命把机械设备往外抬。
有多少年轻的生命之花凋谢在祖国大地上,
才能让新建铁路两旁的烈士陵墓一座一座排成排?

有人说,理解万岁,
其实,不理解也无碍,
没见过沙场红旗艳如血,
怎懂得战地黄花香分外?

我们不是空军,却敢高山之巅把云朵摘,
我们不是海军,却能深涧之中把浪花采。
朝起,我们大桥之上看乱云飞渡,
日落,我们小车站旁观苍山如海。

那时节,我们喜欢的诗文都从《志在四方》里寻找,
我们欣赏的画作都从《大路版画》中剪裁。
那时节,我们最爱看的舞蹈是《火车向着韶山跑》,
最爱听的歌曲是《铁路修到苗家寨》。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是一个青春绽放的年代,
那是一程狂飚突起的进军英勇豪迈,
那是一首英雄交响的华章大放异彩!
                
虽然铁道兵的历史只有短短三十几载,
在当年的百万大裁军中率先从军队序列中退出来,
但铁道兵的生命旅程并没有结束,
新的征途、新的战斗正召唤我们昂首阔步向未来。

昨天的军人,雄风犹在,
今天的战士,本色未改。
他们高举着铁字号的旗帜,
把前辈的光荣与梦想在新的史页中继续写下来。

从高速铁路,到青藏“天路”,
从“航母”出海,到“一路一带”,
新的战场遍及亚非欧美,
骄人业绩敢称世界王牌。

再不见钢钎大锤、工地昼夜人如海,
落后的打法早已退出历史舞台;
再不是不惜生命代价抢进度、战塌方,
从装备、技术到理念都全面更新换代。

但,还是那样一种精神,
还是那样一种作派,
还是那样一种劲头,
还是那样一种气概。

我们看好这老铁的新一代,
他们的身上流淌着我们的血脉;
我们更寄希望于老铁的新一代,
他们的心中铭记着我们的期待。

我们是他们的过去,
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有我们在,他们就有一部活生生的历史,
有他们在,我们的生命才能再放新光彩。

假如有一天这新的队伍也不复存在,
也无须过于遗憾和伤怀,
铁打的队伍也不能永恒,
但她的不朽军魂将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

这是我们的力量源泉,
这是我们的情感纽带,
这是我们的精神寄托,
这是我们的心灵主宰。

她产生于一个特殊的队伍、特殊的年代,
她标志着一种别样的经历、别样的情怀。
她让我们所有当过铁道兵的人一生自豪而无憾,
因为当初我们曾经那样地一路走过来!

让今天告慰过去,
让历史告诉未来,
让我对大地倾诉,
让我对苍天表白:

任时光流逝冬去春来,
任雨打风吹花落花开,
任岁月无情雪染双鬓,
一个大写的铁字将永驻我心怀!

人有移情别恋,
树能挪了又栽,
我们对军旅生涯的那份真情,
无论何时都初心不变、忠贞不改!

纵使祖国对我恩重如山,
纵使人民对我情深似海,
我还是要大声地说:
铁道兵,你永远是我的最爱!